驰名商标>名企动态>EMS突围民营快递 新产品"对标"顺丰速运
EMS突围民营快递 新产品"对标"顺丰速运
文章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    发表时间:2016/1/8

  EMS突围民营快递

  为对标民营快递中口碑较好的顺丰,中邮速递启动“同城当日递”和“个人物品邮件通关作业辅助系统”业务

  两年前发力资本市场遇阻的中国邮政速递物流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中邮速递”),开始在产品和业务上发力,希望在民营快递的包围中突围。

  从2016年1月1日起,中邮速递上海分公司率先启动“同城当日递”和“个人物品邮件通关作业辅助系统”业务,以期提高邮政速递服务效率。

  在此之前,中国邮政航空更是大手笔与波音公司签订7架波音757-200飞机购机协议和10架波音737-800飞机客改货协议,在市场份额陆续被民营快递赶超多年后,大有迎头赶上之势。

  据记者了解,邮政“同城当日递”的服务内容是中午12:00前揽收收寄,当天18:00前送达。业务的第一批客户主要来自于企业,服务范围覆盖了上海主要的CBD商圈,并计划于明年覆盖全上海。

  在此之前,业内的服务标准一般是中午11:00前揽收收寄,当天20:00前送达。而传统的邮政则一般不会投递当天到达的邮件。

  “邮政推出当日递应该是参与市场化竞争的一个重要体现,”中国快递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指出,“相较于民营快递,此前邮政的市场化程度还不够高,目前的做法仅仅是一个开始,未来如何进行还有待观察。”

  对于这一举措,记者采访多位行业内人士认为,EMS此举主要是为了对标民营快递中口碑和品牌较好的顺丰速运,因为“同城当日递”的资费为首重1千克15元,续重每1千克及其零数2元。从资费上看,与顺丰的同类产品持平,但比“四通一达”等民营快递还是贵了约一倍。

  同时上线的“个人物品邮件通关作业辅助系统”,则是聚焦国内目前的“海淘”热潮,通过半年的时间研发了便捷通关平台,消费者通过互联网登录平台,完成注册手续,足不出户就可领取申报邮件,此外还可在平台上完成申报邮件在线申报预约、网上代理申报、网银微信缴税等操作。

  据记者了解,为了推出上述业务,中邮速递上海分公司还特意招聘了超过100名拥有大专以上学历的专职快递员,全部纳为公司的正式员工,大有从人员和速度上与民营快递正面PK之势。

  EMS发力的背后,是对电商推动下持续爆发的国内快递市场的觊觎。根据1月4日召开的2016年全国邮政管理工作会议上透露的最新数据,去年全年完成业务总量5070亿元,同比增长37%;业务收入4020亿元(不含邮政储蓄银行直接营业收入),同比增长25%。其中,快递业务量完成206亿件,同比增长48%,最高日处理量超过1.6亿件;快递业务收入完成2760亿元,同比增长35%。

  市场整体爆发的同时,EMS并没有分到太多“蛋糕”。一家民营快递企业的管理层就对记者透露,目前“四通一达”任何一家的业务量,都可以比EMS业务量多一倍。

  除了成本低、速度快,近年来民营快递频受资本青睐,也推动了其加速扩张。多家投资公司和PE(私募股权投资)入股民营快递,申通快递更是在最近借壳上市。

  而几年前也曾经酝酿上市的中邮速递,则最终撤回了IPO申请。当时,中邮速递解释的撤回理由是为提高自身应对市场竞争能力,要实施战略调整,将组织架构由原来的母子公司制调整为管控更加有效、更适合网络型企业特点的总分公司制。同时根据经营需要,对直营区域范围、管理层级进行市场化的调整。

  据记者了解,最近几年中邮速递内部的确在进行组织架构调整,比如此前的邮政上海子公司就变成了分公司。

  “以前中邮速递内部主要是母子公司的组织架构,旗下各省市的邮政速递物流公司都是中邮速递的子公司,改成总分公司的架构,就意味着很多省市公司的法人资格被撤销,有利于减少管理层级,进行扁平化管理。”徐勇告诉记者。

  “从网点规模来看,国内派送网络最完整的还是EMS,除了自建的网点之外,还有邮政普遍服务的代理网点。”一位行业人士分析,不过,最重要的问题是邮政在整个机制上和体制上还要更多向市场化转型,否则很难在成本和效率上与网络日益发达的民营快递企业正面PK。

  上述人士指出,依据目前EMS的优劣势,发力跨境物流市场或许将更加有效,首先,EMS拥有邮政的现有海外渠道,其次,跨境物流需要飞机而不是汽车的配备,而目前拥有全货机的快递公司中,顺丰和中国邮政航空的全货机规模排在前两位。

  就在去年年底,中国邮政航空宣布与波音公司正式签订7架波音757-200飞机购机协议和10架波音737-800飞机客改货协议。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李雄就表示,此次大手笔签购17架飞机,是为了契合中国邮政全夜航集散网的作业模式,既适用于较长航线,直飞海外市场、拓展国际业务;也可用于较短航线,适用于枢纽辐射式航线网络。

  不过,跨境物流市场也已经吸引众多民营快递企业涌入“海淘”大军,甚至不再甘心只当“跑腿”,而是打造自己的跨境电商平台分享收益。 第一财经日报 陈姗姗